奶油小生

大概什么都有,请多关照啦。

晚来的元宵贺

首先说一下是武华bg

再说一下一生到老这个话是我很喜欢的杀破狼里面的!

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

·   “灯市?算了吧师姐……我就不去啦。我又不是小孩子了。”

“又没什么关系呀,你还是同门里面最小的,去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·    师姐其实只是单纯地觉得如果不放小师妹去灯市玩,门口的武当小道长会滴滴打人。守门弟子的裤腰带又断了可就不好缝了呀。

加油啊师妹,快拐个武当做女婿我们师兄弟都看好你的!

·    去年元月时,花市灯如昼。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

在华山住惯了的小师妹实际上除了门派的校服外,并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衣裳去游玩赏光去,也没什么心思去想一些这个年纪小女孩喜欢的环环钗钗。

好说歹说被师姐换上了一套月白盘扣的鹅黄色轻衫的时候,甚至心里有点打小鼓。

“等等师姐……!这个太贵了我磕坏了就糟糕了!”

“哎呀你怎么那么多话!带着吧我的小姑奶奶,反正不是咱们华山的钱!”

师姐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小师妹按在了桌案旁,一手捻着个金掐丝珠花在华山头顶比比划划的同时也不忘絮絮叨叨:

“别动别动……你师姐这么大还没伺候过别人呢!等下珠花戴歪了你可就被门外那个小道长笑死了!”

“哎呀你这口脂颜色怎么回事……小姑娘做什么涂这种颜色!用我的用我的!”

“佩剑?行啦我的小祖宗别找了,你去灯市玩还佩剑多煞风景。喏,你的萧在我这呢,快点收拾收拾走人吧!”

当华山出了执剑堂的时候甚至还觉得师姐的声音随风飘来飘去:

“太晚了就住武当吧——别回来了——!”

·    “我不喜欢兔子,我都这么大了,给我买灯做什么……”

“可是你幼时同华山师姐们去灯市游玩时,虽然没嚷着要买,可是看了好久呢。”

怀里抱着兔子灯的华山大窘,登时不敢去看身旁的小道长。心中埋怨师姐如此的胳膊肘外拐,将自己陈年烂谷子的事情说与武当听去。

“她们说了你怎么就能信。”

武当不解地看着她:

“只要是你的事情,我就相信啊。”

·    路边小摊人声鼎沸,武当要了一碗现做汤圆在桌边与华山等待,却见一个挎着篮子的小女孩从摩肩接踵的街中挤出来,笑嘻嘻地开口:

“哥哥姐姐,买盏灯吧!神仙呀,肯定会祝愿你们百年好合白头偕老!”

武当看着再次红脸欲辩的华山心中不禁发笑,痛快地掏钱,然后将花灯递入华山手中,任她转移注意力。

事实上那灯甚至可以说的上是粗陋:竹架上还没有削干净,通红的纸也糊的不太均匀。蜡烛只有短短一个柱头和半截烧焦的捻子,肯定很不好点。

只是上面也肯定会寄托了很多人的思念。 包括他和她。

·   “甜……不要了。”

华山的脸蛋皱的像个包子,猫舌头在咬开的汤圆上舔了舔就扭头不再吃,把调羹和碗都推到了武当的身前。

武当将那个被开膛破肚的花生汤圆吃了,笑笑说:

“行吧,不喜欢就不要。给我吃就好了。”

·    元宵,连乌衣巷都是热热闹闹的。张灯结彩,欢声笑语,让人不自觉的就被吸引到其中。

“你确定要放这个?”

华山有点忧愁地捻着那个红纸河灯的花瓣,轻轻地吹了口气。然后看着那几乎破开的红纸说道。

武当从背后抱住她,接过那盏不是很好看也不是很精美的灯,在她的耳畔柔和地笑了起来。似乎是在她的耳边说了些什么,那是在这喧哗的河道旁只有他们互相能听到的密语。

花灯入水飘走,华山仿佛下了巨大的决心而僵硬地回身抱住武当,将头放在武当的肩膀上闷闷的说:

“不是说你们武当很有钱吗,爱我就这么敷衍我呀?”

道长笑而不语,将华山头上那朵珠花拆下而换上了一只通体雪白的雕花玉簪。

“你知道我从来没敷衍过你。”

·    “花灯好不好看不重要,你若喜欢,我放一池给你。”

“行吧。那你要给我准备十条街的聘礼。”

“整个金陵城那么多,你若想要,我也给你。”

“我给你一生到老。”

评论

热度(13)